《秒速五厘米》: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!

第一次认识新海诚,是在大学里的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,不知道从哪里看来一篇同人小说,标题是《星之声》。事后来看,这同人小说实在没什么技术含量,无非是把原片中的场景描绘一下而已(杂志社“人傻钱多”的事情时有发生)。然而文中配的几张图还是吸引了我的目光,我一向对精美的场景没有抵抗力。终于在不久后去上海玩时受到了那张名为《星之声》的DVD。只有短短十五分钟的动画,却讲了一个简单而不乏新意的爱情故事。同时附带还有玩票性质的两个短片《她和她的猫》、《笑颜》。从此我成了新海诚的信徒。


有的时候导演就是一个很神奇的魅力。有的导演的作品不用想都值得为之掏钱,比如新海诚。当然也有的导演你要绕道走,比如朱延平。

大四那年动荡的生活让我错过了新海诚的《云之彼岸、约束之地》,对此一直惋惜不已。然而2008年的《秒速五厘米》终于让我重拾久违的感动。


 2008年是个雷片云集的一年,从最早上映的《江山美人》和《10000BC》这样的惊天大雷,直到《赤壁下》为这个天雷震震的一年画上句号。唯一两部好看的片在还都是动画片,一款《Wall.e》,另一部就是《秒速五厘米》。


前者我不涉及。本文只想说一下后者。若干年过去,新海诚在对画面的雕琢和煽情的手法上更加成熟了。本片的每一幅画面都精美到可以拿出来做桌面。穿插在其中的缓慢忧伤的钢琴曲也把意境上升到一个新的档次。结尾处的《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》更是把煽情推向了极致。结尾处空荡荡的路口与飞舞的樱花,宣告一个美丽的故事结束。


2008年的某一天,在广东的天气已经略微有了寒意的的一个下午,我坐在沙发上简陋的沙发上看完此片,感叹了一句:“我觉得里面的男主角很像我。”旁边的小美马上就接过去:“哪里是像?分明就是你。”是么?或许。

“到此刻为止,在亚罗米尔的人生中,他所体会过的幸福的顶点,就是一个女孩的头偎依在他肩膀上。”——对远野贵树来说,和筱原明理一期度过的那个雪夜大概是他人生中幸福的顶点。故事发展的有点类似于《情书》,一段懵懵懂懂的恋情戛然而止于一人的转校。然而两人并没有就此停步。一封一封的书信承载了太多太多的内容。雪夜的列车走走停停,贵树的心情也如早已突破约定时间的时钟。窗外的大雪掩盖了许多许多,却掩盖不住一份纯真的感情。那是没经历过风雨,也不含有任何杂质的感情。白雪覆盖的樱花树下,洁白的雪花见证了两个少年的成长。


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 看过许多次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......” ——不管我们愿不愿意,时间总是能从我们身边带走很多我们珍视的东西。而空间的距离就像一个绝大水洼,只能映出倒影。对贵树来说,在新的生活环境里的六年,与明理的热情已渐渐磨灭,身边的朋友换了又换,身体的伤痛好了又好,贵树一直在坚守一份不渝的感情。或许热情已经不再,记忆已经越来越淡薄,往事已成云烟,甚至身边依然有很好的女孩在爱着自己。贵树始终望着远方……似乎没人能达到的地方。 


那位左手只有4个手指的女孩,我再也未曾见过。冬天我回来时,她已辞去唱片店的工作,宿舍也退了,在人的洪流与时间的长河中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“——若干年过去,再倔强的情感也只能归于消沉。即使有机会擦肩而过,但早已发生了巨大变化的两人已经无法坦然面对。只留下飘零的樱花。有的人,或许还在你生命之中,却早已在生活之外了。


昨天我做了一个梦,是个很久之前的梦。在那个梦里,我们还只有13岁,那是一个被白雪覆盖的宽广庭院,远处稀稀落落的闪着几家灯火,堆积的新雪上,有我们两个人走过的足迹。就这样,相信总有一天能再一起去看樱花,我和他,毫不犹豫的,如此相信着···” ——看过本片已经一年有余,却始终收拾不好心情去为此写点什么。甚至连一个恰当额副标题的都想不出来。因为我找不到适当的词语来表达这样一个故事,以及这个故事带给我的心情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