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秒速五厘米》:灵魂飘落的速度!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当你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,忽然,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出现在眼帘之中。未及细看,那身影已翩然而过。当你回头,茫茫人海里已无处寻觅,而刚才的邂逅,竟不知是真实存在,还是脑海中的虚幻。猛然间,那个曾经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名字,就这样再次萦绕不去了。


不知道诸位有没有过这种经历,当《秒速五厘米》的最后,当贵树与明理就这样错过,我的脑海里,忽然涌上的,就是这样一段真实发生过的回忆。


哪怕每秒只有五厘米,十三年的漫漫时光,也恰好足够两颗心从紧紧贴近,到变成地球上最遥远的距离——从南极到北极。有人如是解释本片的片名。不知真假,但这种文艺得一塌糊涂的说法,与新海诚在影片中叙述的某种情景无比契合。或许也可以说,从把爱视为生命的全部,到忘记如何去爱一个人,我们的灵魂以每秒五厘米的速度慢慢滑落,直至地狱的深渊。


在另类多如牛毛的日本动画界,叙事平淡温情的新海诚反倒成了另类。每一帧都能拿来当电脑桌面的精美背景是他最大的特色,隽永伤感的音乐为他的影片带来打动人心的力量。人们每每感伤与他笔下人物的离情别绪,在他的作品中一次次的领悟命运的无从抵挡。新海诚从来都不算是一个编故事的高手,但他却有一种力量,让这些看似平淡的故事,一下子击中你心中某个最柔软的的地方。


新海诚笔下的主角,总是刚刚成长到懂得喜欢一个人的滋味。谁说少年不识愁滋味,真正将那些爱恨情仇放在心上,当做头等大事的,往往正是这般年纪。等到年纪再大一些,被花花世界侵袭,许多事就变得不那么在乎了。而这样的年纪,很多事情又还由不得自己做主,比如在哪里定居,比如选择什么样的未来。

比如,爱上什么人。


可曾记得,你在什么时候学会了如何去爱?曾经的青葱岁月里,是挥汗如雨的体育课堂上那阳光照样下的惊鸿一瞥,还是闷热教室中那单薄衣裳中的怦然心动?多么美好的青春,多么幸福的思恋。风雨兼程,阻隔不了与你见面的冲动,风雪交加,也只为樱花树下,此生初次绽放的爱情之花。


又可曾记得,你在什么时候遗忘了如何去爱?一次次的觥筹交错、灯红酒绿间,一句句言不由衷的虚假对白后,可能,你已经一万次说出我爱你,可真正想让她听见的那个人,却早已经消失在你的生命里,永不回来。

相濡以沫的梦,敌不过相忘于江湖的现实


歌中唱得好,我总会遇见一个什么人,陪我过没了她的人生,成家立业之类的等等。明理之于贵树,或者贵树之于花苗,终究也不过成为了记忆中那段岁月的代名词,同回忆里青春的种种一样,永远的美好下去了。
 
——秒速五厘米》佳评赏析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